一条在树上的鱼

Newtmas-当灵魂穿过旷野[下]

蠢货不姓夏:

HE完结


个人觉得还是很甜的!


[上]


请不要吝啬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




-第二天-

Thomas缓步爬上沙丘站在顶端,Newt跟着站定在他身侧,抬起手挡住头顶的烈日,眯起眼睛看向前方,在沙漠的尽头是连绵起伏的山脉,厚厚的云层压在上面,和这边的晴空万里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景。


“我们要去哪儿?”Newt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,他放下手插在腰间总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,“那边。”Thomas随手指向前方,如此随意的回答让Newt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清楚,“如果你说最终你要到达的地方是哪里,我也不知道。”


Newt轻声笑了一下,这换来对方疑惑的目光,“Tommy经常说这种话,”Newt率先走下沙坡,脚下柔软的沙子让中心有些不稳,所以他们踉跄着滑下沙丘,扬起的细沙让Newt忍不住皱起眉头,“在我们从Jansen的实验室里跑出来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回答的。”阳光蒸烤着大地,沙漠泛起金色的光芒,如同有着钻石埋藏在其中,Thomas没有接话只是安静的当引路人和一个倾听者,“他什么都没解释清楚,我们就稀里糊涂的跟着跑出来了,抛弃了柔软的床,充足的水和食物,屁股后面还一堆追兵。”Newt语气中带着怀念的笑意,“当我问他‘我们要去哪儿’的时候他却告诉我他不知道,那时候我真的挺想给他一拳的。”


“你确实应该。”Newt惊异地扭头看着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的Thomas,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真的吗?那我现在补上还来得及吗?”


Thomas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回答,他哽住了张了张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一方面他觉得这是他挑起的话题,另一方面他实在是不想突然被揍,被困惑住的摆渡人没有注意到对方饶有兴致的目光,最后Newt决定放过他,他大笑着拍了拍人肩膀,“上帝啊,你竟然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,放心吧我不会的,你的脸拯救了你。”


他们今天很早就出发了,在烈日下走了大半天,Newt发现自己没有丝毫口渴或者饥饿感,“那是因为你现在已经是灵魂了,你已经不受你身体的影响,所以不会有人类那些感觉。”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Thomas是这么跟他解释的,随后摆渡人偏了偏头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Newt的右腿,他发现这个人走路的跛脚,下意识的接了句话,“并且你也不会感到疼痛。”说完这句话Thomas看上去有些后悔,他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继续赶路,按着常理他不该为这些事烦心,还好Newt看上去并不在意这个问题,他拍了拍自己大腿轻松的笑着,“我想大概是习惯了吧。”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再一次的Thomas问了这句话,就当给无聊的路程找点话题,Thomas这么安慰着自己的多话,“我曾经试图自杀,我爬上高墙从上面跳下去,但是我失败了只是摔坏了右腿。”Thomas看到一个金发的男孩艰难地顺着藤曼爬到高高的墙壁,他皱紧眉心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双拳,然而棕色的眼眸眼底闪烁着无法抑制的恐慌,握紧的双拳也在发颤,然后他闭上眼倾身向前......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坠落时Thomas忍住过激的反应,似乎注意到他紧崩的面目表情Newt笑着安抚捏了捏他肩膀,“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...焦躁,我厌恶周围的一切,迷宫,外面的那些人,我自己,不过后来我很庆幸能活下来,”Newt伸了个懒腰,随后他偏头看向Thomas,阳光照在对方干净的脸上,睫毛在眼底打下一层阴影,那双眼睛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安静的望着自己,看得Newt难以抑制的感到心悸,“不然我就无法遇到Tommy了。”


Thomas觉得刚才Newt有些奇怪,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金发男孩便从沙丘上一跃而下,“Newt!”他想伸手拽住男孩却只碰到了掀起的衣摆,Newt大声笑着顺着沙坡滑下去,他高举双臂欢呼着,声音回荡在属于他的旷野。Thomas怔愣地看着风扬起对方额前的金发,就像男孩的眼睛,藏着钻石和星辰。无数的日子以来,他第一次感到嫉妒,为他扮演的这个人。

 

-第三天-

 

Newt再次被摇醒的时候有些恍惚,“老天,你可真难叫醒。”Thomas有些无奈地看着睡意朦胧的人,金发男孩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仿佛在判断当前的形势,片刻他的记忆终于回笼,熟悉的神情回到男孩眼底,阳光透过他身后的窗户照进来,纤维和浮尘在Newt周身飞舞着,他扬起一个慵懒的笑意,“早啊Thomas。”


仓促地扭头避开视线Thomas简单应了一句,“早,我们得赶紧走了。”


前一天晚上他们遇到了点小麻烦,荒原天黑的飞快,即便他们没有丝毫耽搁,但是距离下一个安全屋还有一个沙坡的时候天已经几近黄昏,Newt能听到如同狂客嘶吼的声音从四周传来,混杂着呼啸的风声,Thomas的表情前所未有的紧崩,他扣着Newt手腕收紧五指让Newt想着如果明天手腕青一块自己都不会惊讶,他们加快脚步然而柔软的沙子并不是很好的着力点,Newt不得不小心自己不会滑倒,然而这并不轻松,Thomas几乎是拉扯着他前进,这个场景并不少见,在Newt拥有的记忆中仿佛一直在奔跑,仿佛又回到了被狂客追逐的日子,他踉跄着撑起身子迈步向前,努力克服脚下的困难,他们跌跌撞撞地爬上沙丘又连滚带爬地摔下去,Newt忍不住连声骂了几个脏字,感谢逃亡的日子让他即便头昏脑胀也依旧能向前奔跑,更别说前面还有个人死死的拉着自己的手腕。


Newt能看到前面安全屋的灯火,耳边呼啸的风声更加大了,仔细听着才发现那些大部分都是那些生物的嘶吼声,他们向着那个安全屋狂奔,Newt感觉有什么东西拽了自己衣服,随即一个冰凉的东西碰到他的小臂,这让他大声咒骂了一句甩开,即刻他感到胳膊被尖锐的东西划破,“别回头Newt。”Thomas仿佛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他大声吼着再次攥紧Newt的手腕加快了步伐,终于他们冲进安全屋,Newt即可反身撞上房门然后盯着门板剧烈的喘息着,他觉得肾上腺素在血液中奔腾,“你知道吗,”Newt闻言扭头看向Thomas,“末世唯一的好处,你们都越发的擅长奔跑了。”Newt像是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,下一秒他躬身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声笑了起来,仿佛刚才的命悬一线只是一场梦,Thomas看着放松下来的男孩跟着扬起了嘴角。


这一天的路程和前两天一样,Newt注意到远方天和大地交界处有一条银色的线,他眯起眼睛再三确认并不是自己的错觉,“那是什么?”Thomas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,“那是你要去的地方,这片荒原的终点。”说出这句话Thomas才意识到原来真正来临的时候比自己想的要艰难,Newt坚强并且乐观,这在末世中非常少见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接引的灵魂都显得非常的颓废,他们不愿前进,这让金发男孩显得越发的独特,几天以来的想法一直盘踞在脑海,他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这么做。Thomas再次打量了身旁的人抿了抿唇没再开口。


他们在边缘停下脚步,Newt左右环顾了一下扭头看着身边的人,“所以这就是终点了。”Thomas看不出表情只是怂了一下肩膀,“是的。”Newt双手插在裤兜里懒洋洋的笑着,“我想这就是分别了,谢谢你Thomas,”Newt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全然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,Thomas想着也许因为他已经经历了更糟的。


“我会去哪儿?”Newt面向边界扭头看过去再次问道。


Thomas安静地和他对视了几秒轻轻笑了起来,“去你想去的地方.”


Newt跟着笑了起来,Thomas恍惚的觉得阳光有些刺眼。随后他看着金发男孩闭上眼就像他又一次站在高墙上,然后他向前倾身迈了一步。

 

-尾声-

 

Newt觉得有人拉着自己的手,耀眼的阳光刺激着他的眼底,却照着他全身暖融融地,挣扎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木头和布料搭起的棚顶,海风咸湿的气息包裹在他周身,挣扎着动了动酸痛的身子,他抬起头看到趴在床边那个熟悉的发悬。细小的动静却依然惊醒了浅眠的人,然后Newt便看到了那双再熟悉不过的棕色眼睛,眼睛的主人像是没反应过来般愣愣地看着自己,随后水汽汇聚上眼底,Newt看着那人泛红的眼眶和颤抖的嘴角,胸前挂着熟悉的项链。


啊...这是他的男孩。


“Hi, Tommy.”

“Hi, Newt.”


在熟悉且温暖的怀抱中Newt想着,如果这是天堂,也不过如此吧。


END.


评论

热度(72)